大众起裁员纠纷 工会主席与品牌负责人争执

发布时间:2019-06-08 13:54:33

  据英国路透社4月7日报道,深受“排放门”丑闻困扰的大众,现在又因裁员问题,工会主席与大众品牌负责人赫伯特·迪斯(Herbert Diess)起了争执。

  周四,大众工会众领导控诉赫伯特·迪斯背叛了员工,称其试图以“排放门”丑闻为借口进行裁员。自2015年7月,赫伯特·迪斯加入大众以来,工会主席Bernd Osterloh与他一直冲突不断。这让双方敌意再度升级。

  大众工会主席Bernd Osterloh与其他工会领导在致工人的信件中写道,“我们承认工会目前和品牌管理部门存在着严重信任危机。我们怀疑品牌管理部门心怀不轨,借“排放门”事件对工人进行裁员。几个月前,“排放门”事件发生之前就他们从未提过裁员。”

  据大众内部消息,为缓解“排放门”事件造成的损失,上个月,大众准备在明年内在德国裁减3000个白领职位,以及数百个临时职位。

  周四,Osterlo提议与品牌总监举行座谈,共同探讨产品、产量以及投资的合适目标。大众人事主管Karlheinz Blessing同意就德国工厂问题与工会进行座谈。此前,工会与他协商,要求他在这个月为120000名工人涨5%工资。

  Karlheinz Blessing在一封邮件中声明,“保护工厂与管理委员会的利益息息相关。”

  法律相关知识:

  劳动合同与劳务合同是极易混淆的两种合同,两者都是以人的劳动为给付标的的合同。劳动合同依劳动法第16条规定“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, 明确双方权利义务的协议”。而劳务合同通常意义上是指雇佣合同。两者有一定的区别:

  1、合同性质不同。雇佣合同是受雇人为雇佣人提供服务的合同;劳动合同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确定劳动关系的劳动用工合同。

  2 、合同目的不同。雇佣合同以提供劳务为目的,是以雇佣人对受雇佣人的劳动行为的支配为合同标的,而劳动合同则是以劳动者成为用人单位的内部成员为目的。

  3、受国家干预的程度不同。雇佣合同更多的体现是当事人的意思自治,是当事人平等协商一致的结果,国家干预的程度较小;而劳动合同除了体现当事人意思自治外,更多的内容体现了国家干预,劳动法对合同的订立程序、用人单位的义务、工作条件、劳动保护、最低工资、合同的解除等都作了特别规定,体现了国家对劳动者的特别保护。

  4、主体及其关系不同。劳动合同中一方为劳动者,另一方为用人单位。其适用范围只限于单位用工方面,劳动者在成为用人单位的内部成员后,遵守其内部的规章制度,必须承担一定的工种或职务工作,劳动者和用人单位是领导和被领导的从属关系。而劳务合同则不具备上述特征。

  5、法律调整不同。劳动合同由劳动法调整;雇佣合同应属于民法调整。虽然合同法没有对其做出明确规定,但司法实践中适用民法来调整。

  6、合同争议的处理程序不同。劳动合同发生争议时,必须经仲裁前置程序后,司法机关才能介入,争议应适用劳动法的规定处理,仲裁机构或法院可以裁判用人单位继续履行劳动合同;同样,合同解除应遵循一定的法定程序。而雇佣合同发生争议时,法院可直接受理,适用民法的规定处理;解除没有什么特别程序,双方均可随时解除雇佣关系。